返回

异常命运见闻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79章 071.援救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9中文网手机站:m.19zww.com]19中文网m.19zww.com    “你是【自相残杀】?”陈星瞳认出了来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挑高眉角:“你知道的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也认识我。”陈星瞳直视女人,目光不善。

    “毕竟我也算得上是这具身体的原主,偶尔关心关心。”她笑笑。

    陈星瞳反怼:“呵,大言不惭,你不过是鸠占鹊巢的怪物罢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女人舔舔唇,笑意依旧:“是么?你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延长了会儿,目光变得狭长,话音中富有侵略性:“我再侵占一次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试试。”陈星瞳面色沉静,不肯露出一丝怯色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【自相残杀】看得出她的色厉内荏,也没有多言,而是瞥头忘了一眼杵在原地的祁桐礼。

    “你说,爸爸如果要杀你,你撑得了多久?”她故意把尾音吊长,带着十足的挑衅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呸,还‘爸爸’地叫,听得恶心。”

    【自相残杀】不屑,嗤声笑道:“那总比你这个叫‘老爹、老头’的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满足他对女儿的需要,让他省心,会讨他欢心;你呢?除了利用他,激怒他,还会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不过是仗着身份有恃无恐罢了。相比之下,他会选择谁,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”

    陈星瞳盯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,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可就不再叫停了,让我好好欣赏一下,爸爸如何亲手送你这个冒牌货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【自相残杀】露出病态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半倚半靠,芊芊细指慢慢抚上男人的背,游移到一旁,揽住男人的肩膀,脸埋在男人背后,透过男人宽大的肩膀,露出妩媚而妖冶的双眸。

    祁桐礼似乎得到什么指令,呆滞的面容再次挣扎起来,脸部肌肉不断抽搐着,抬起眼,盯上了发怔的陈星瞳。

    “老祁……”陈星瞳艰难地唤了声。

    对方无动于衷,锁定陈星瞳之后,阴沉着脸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祁桐礼猛地一个扫拳,陈星瞳迅速矮下身,费劲躲过去,不料下方一个膝顶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陈星瞳慌忙双手去挡,下按的同时,自己向下的势头却来不及减缓。

    于是实打实得硬吃一整记膝撞的冲击力,反震得她胸口发闷,困难地张开嘴,却呕不出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还没完,祁桐礼一记膝撞顶退陈星瞳之后,又是一手探来,攥住陈星瞳的肩膀衣料,连衣带人一起揪过去。

    陈星瞳暗暗叫苦,却又无可奈何,狼狈地被祁桐礼一拳砸中腹部。

    剧烈的绞痛感让她眼角溢泪。

    她咳嗽了几声,以缓解胸间的苦闷,腹部肌肉几乎要痉挛到一起,让她有倒地蜷缩的冲动。

    莫名的委屈与悲意呛在鼻尖。

    陈星瞳恨恨地盯着神志不清的老男人,一个翻滚勉强躲过他的拳头,却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,就这样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祁桐礼。”她咬牙切齿地说,“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闻声,原本趁势准备一脚踩落的老男人身形一滞。

    就在同时,一声清嘹的虎啸声从陈星瞳的背后穿廊而过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猛虎咆哮,一个扎着酒红色马尾的女人骤然赶到。

    她借助前冲赶路的势头,一个腾跃侧踢,击中祁桐礼的肩,蛮横的爆发力将祁桐礼整个人踢翻出去,狠狠砸在走廊尽头的墙面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女人落地,单手下撑,减轻缓冲之后,回头给陈星瞳瞟来一个求夸的小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来的及时吧?”陈若澜那不着调的御姐音响起。

    陈星瞳擦擦脸上的血,不理会她:“小心那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?那就是冒牌货了吧?”陈若澜瞥了眼,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她命辞【自相残杀】。”陈星瞳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唔,白色礼服看上去好像蛮适合你的……”陈若澜盯着对方的装扮,回头用奇怪的眼神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小心这家伙的能力,会让人失去理智互相厮杀。”陈星瞳扶着墙,费劲地站起来,“别着了它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陈若澜搓了搓鼻子,朗声笑道:“在我的命辞里,专克一切花里胡哨的命辞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同时也没有闲着,打量着对面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对方确实没有缓过来,祁桐礼在挨了那一踢之后就没有醒过来,倒是原先的【自相残杀】,脸色发白,脱力感让她缓缓滑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能力,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发问,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侧的方位上,星阵亮起,传送而来的,正是白发西服的花冈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来迟了。”老爷子瞥了眼陈星瞳,虽是关心,却也只是遥遥招呼,却不曾上前,而是不动声色护在祁桐礼身边。

    陈星瞳看着花冈老管家,点了点头,道:“照顾好老祁,他神志不太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我是来救人的,这老头子不信。”陈若澜见局面控制下来,也双手环胸,赌气般瞪了花冈一眼。

    听她的意思,花冈老爷子应该误以为她是入侵者,所以发现她的第一时间,双方交手了,这才耗费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“幸亏是听到你的声音。”陈若澜说着,瞥了眼跌坐在地的【自相残杀】,“我们达成了共识,优先救援。”

    女人能力全被【虎默沉香】压制,又同时面临陈若澜和花冈两大高手,已经构不成威胁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家伙欺负你吧?这女人怎么处置?”陈若澜有些流里流气地走上前,手关节压得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先控制住,等我们家主清醒过来,再做定夺,小心命辞逃窜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他的立场肯定是偏异鬼一方,对陈星瞳和陈若澜,自然也提防了一手。

    陈若澜也知道这老头的心思,但眼下闯入大厦的是她们,如果拖太久,其他异鬼增援赶过来,恐怕也没那么好走。

    就怕对方突然缓过劲来一并收拾了。她下意识望了一眼陈星瞳,显然这大姑娘现在状态也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那她交给你们处置,我带陈星瞳走?”陈若澜问。

    管家沉思了片刻,他和陈若澜有类似的顾虑,祁家家主仍旧昏迷,他还无暇调查陈若澜闯进来究竟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问题是现在靠陈若澜的神秘命辞压制着【自相残杀】,要是她离开了,场面很可能再度失控。

    思量及此,他叫住陈若澜,正声道:“等等。”
" [19中文网手机站:m.19zww.com]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