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异常命运见闻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01.雨季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9中文网手机站:m.19zww.com]19中文网m.19zww.com    六月的梅雨,盘踞在16区的右京都。

    以“都”为名的城市,都已经是经济中心的过去式。世界单位早已成为盟、区、洲为主要界限的经济个体。

    作为和氏民族的文化古都,长年的历史积淀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,造就了欣欣向荣的旅游行业,无数游客不远千里,趋之若鹜,在此结缘。

    青年静静地聆听听着店外的雨,捧着大碗荞麦面,喝完最后一口汤。

    他把钱币垫在碗底下,向店内忙碌的老板鞠躬,用生涩的和语感激道:“多谢款待。”

    店长先生投来一个善意的笑容,几乎每天都有外籍旅人关照小店。

    大男孩有些腼腆,穿着朴素,但很得体。他端起手中的黑色长伞,掀开了小店的布帘,矮身消失在淅淅沥沥的雨幕中。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青年出门不久,在街边的拐角处接到一通电话,不得不找个幽静的巷角,用生涩的和语回复道:“这里是靳子跃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靳桑,这里是福缘餐厅,请问是您投递的兼职简历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接电话的青年精神一振,但很快,他的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有尖锐物抵在他的腰间,隔着衣物依旧感受得到腰间的冰凉——是匕首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贴近,沉郁的声音,缓缓地说道:“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靳子跃意识到,自己碰上歹徒了。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对方的声音:“靳桑,还在吗?”

    歹徒闷闷地做出指示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在的。”靳子跃右手捧着电话,左手保持着撑伞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为了确认一些信息,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向你了解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靳子跃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正常,言简意赅,最大程度的听从了歹徒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靳桑是华人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靳子跃语气诚恳,“来右京都留学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有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的经验呢?”

    “离乡前,我曾在餐厅打工,有一定的侍者经验。”靳子跃礼貌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那请问您一周能花多少时间在兼职工作这边呢?”

    靳子跃思索了一阵,不耐烦的歹徒加重了手中持刀的力度,稍微刺穿了衣物。

    感受到腰间的疼痛,靳子跃只能说道:“一周有四天以上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观察了四周,阴雨天的行人并不多,这里又是小巷的幽暗角落,短期内被发现并获得救援的机会渺茫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请您明天过来面试,具体的待遇届时再面议,可以吗?”对方似乎对靳子跃的回答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感激不尽。”靳子跃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期待您的到来。”对方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森然寒意从背后涌来,歹徒的耐心挥霍殆尽:“喂,小子,有钱留学啊,把身上的钱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靳子跃望了望拐角的街道,再次确认没有监控摄像头和行人。

    “嗬,我问你话呢,把钱交出来!”歹徒索性不压低音量,借着雨声咆哮道,同时持刀的手猛地发力突刺。

    挥刀的人看不到靳子跃骤冷的脸。

    只觉刀尖一轻,没有一刀入肉的阻滞感。

    青年轻飘飘往前踏出一步,让过夺命刀尖,伞延挡住了瞳孔,持伞的手依然稳健。

    右脚站定,拧腰转身,左脚回旋,出腿如黑色闪电,用一种比刀尖更凌厉的气势,扫飞再次刺来的匕首。雨打在裤腿上,随着高速抽腿,溅向歹徒的脸。

    腿上余劲不止,歹徒被掀翻,砸在垃圾桶上,连带着铁皮桶一起,哐当滚落。

    垃圾和残渣混作一地。

    歹徒抬手喘气,周围是作呕的馊臭,跌坐在中间,如同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靳子跃淡漠地注视着男人。

    雨幕保留了男人的最后一丝体面。

    灰暗的天空恍若嘲弄的嘴脸。

    男人跌跌撞撞地站起来。雨水打在他的脸上,沾湿的毛发掩盖面容。

    靳子跃漠然转身,持伞的手纹丝不动,步子踩在水坑上。

    就要走出巷口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,连你这样的杂碎都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背后的男人虽然虚弱,依旧借着喘息的空档呐喊。

    靳子跃低头瞥了伞下的鞋,污水糊脏了鞋面。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这些小瞧我的人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嗬呃——”

    凉意乍泄,身后的小巷幽暗而深邃,如同开启的诅咒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遭受什么重击,惨嚎声只响起片刻,来不及惨叫,紧接着就淹没在沙沙的雨声里。

    靳子跃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血腥味如同宣纸遇水晕开来。

    来时无声,下手狠厉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吵不吵?”似是寒暄,来者的声音如同沙石在混凝土车搅拌发出的混响。

    靳子跃回头,灰色的皮肤下骨刺突起,来者站在青年身后,头从肩膀处扭回,贴着青年的脖梗。

    青年发不出声音,只剩暴凸的眼珠仰面直直地盯着雨幕,下颚张到极限,露出半黄的牙。

    与其叫“贴”,不如叫“咬”。

    “味道不错。”灰色皮肤的人形生物抬起头,左手从男人的肋骨后侧探出来,右手用尖爪捏住男人的遗容,丢在一旁,砸在墙上,浑浊的青色瞳盯着靳子跃,“口感有点像脆骨,试试么?”

    它的嘴角殷红,咧嘴一笑尖牙满嘴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辨识类人的仅有一身连衣帽打扮。

    靳子跃缓缓举起伞,从伞柄处抽出一把细刀。

    “哟,这可就见外了。”它似乎很遗憾,“又是个没有情调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噔、噔。”

    回应它的是靳子跃加快步伐的声音,以及水洼的踩踏声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最近盛传的抓鬼人么?”它似乎在喃喃自语,咂巴着嘴,“也许会比这种落魄的烂肉美味?”

    雨伞螺旋飞起,甩开无数雨滴;伞下的人侧身突进,细刀直指眉心。

    灰色的怪物夸张地叫唤一声,向后跃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接触墙面的一瞬,面色骤寒,后腿发力,弹射而起,宛如装上弹簧,迅捷如箭。

    雨幕中灰影穿梭,佯装直接探爪伸向靳子跃的眼,却又迅速调转身形,虚晃一招,借助右侧的墙面折返到靳子跃的身后,直劈后颈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靳子跃指尖翻转,调转刀柄,寒光乍泄,刀锋在雨中划出半个圆弧,抬刀的瞬间,刀尖如蛇,朝着自己心肺斜向上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刹那——

    细长的伞柄刀贯穿了靳子跃的身体,直至剑身完全穿过,伞柄抵达胸口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刀尖,串着怪物的脑袋。

    雨露顺着斜顶的刀身慢慢滑落,沾染浊水的刀,愈发雪亮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雨伞在空中打着旋儿,此刻才缓缓飘落,在水洼旁,映着男人朦胧的姿态。

    同时跌落的还有不再聒噪的怪物。

    雨水打湿了它的连衣帽,它的脑袋钉在刀尖,发如枯草,身子颓然垂落,半跪在水洼中。

   &" [19中文网手机站:m.19zww.com]
[章节分页: 1 2 下一页 尾页 ]
第1/2页,5000字/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